首页 公开课 服务项目 东合案例 法律法规 出版物 关于我们
出版物-东合劳动法在线
 
因双方约定有效,用人单位被判支付补偿金超百万
 

因双方约定有效,用人单位被判支付补偿金超百万
案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二中民终字第11413号
 
【摘要】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订《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其中约定单位向劳动者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一百余万元。其后,用人单位认为该标准高于法定标准并拒绝支付,其主张未获法院支持。
 
【案件回放】
劳动者于2009年10月26日入职北京国药恒瑞美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药恒瑞公司),任公司总经理,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2014年5月8日,双方签订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该协议书约定:“……四、乙方(即劳动者,下同)应对以下行为给甲方(即国药恒瑞公司,下同)造成的全部损失负损害赔偿责任:(一)在劳动合同有效期间,采用不正当手段经营的行为;……(三)其他损害甲方利益的行为。……六、双方协商一致,甲方支付乙方解除劳动合同的代通知金为106 870.8元,经济补偿金1 068 708元,共计1 175 578.8元。七、甲方与乙方不再存在任何劳动法上的权益纠纷,乙方不再向甲方主张其他任何劳动法上的权益。……甲方(签章):国药恒瑞公司人事专用章;授权代表(签字)陈某。乙方(签字)劳动者”,劳动者于2014年5月8日与国药恒瑞公司办理完毕了工作交接手续。
2014年6月9日至6月27日,国药恒瑞公司的上级公司审计委员会办公室对该劳动者任职期间的经济责任进行了审计,认为该劳动者离职前月平均工资为106871元,向其支付的经济补偿金高于法定标准,且该劳动者在职期间给公司造成了一定损失,应当在经济补偿金中予以扣除。因此,国药恒瑞公司向胡海芳发出《函件》,其中载有“鉴于:2014年5月8日公司与您签署《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上述三项合并计算,共计1,007,930元,从《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确定的离职补偿金中扣回,余额167,648.8元将在本《函件》发出后7个工作日内发放至您的个人账户”等内容。2014年中下旬,国药恒瑞公司向劳动者支付了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和代通知金共计167 648.8元。
其后劳动者申诉至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仲裁委员会,请求国药恒瑞公司向其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007930元,该委支持其请求后,用人单位不服诉至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国药瑞恒公司主张:《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中对劳动者的补偿金额高于法定标准,并且在签订该协议时,公司并不知晓劳动者对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故公司有权按照法定标准支付经济补偿金,并有权扣除相关损失金额。
劳动者辩称:同意仲裁裁决,不同意公司主张。
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关于解除协议的效力问题。国药恒瑞公司主张《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中确定的补偿金数额远高于法定的协商一致情形下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标准,对其公司明显不公,但劳动法律法规并不禁止用人单位高于法定标准向劳动者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故《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的内容并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国药恒瑞公司还主张在签订《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时,劳动者隐瞒了给其公司造成损失的情况,其公司系在重大误解的情况下才签署该协议,但国药恒瑞公司当时可以选择先进行离任审计、待各项损失及责任都明确的情况下再与劳动者签订《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且《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第四条明确包含了劳动者对其给国药恒瑞公司造成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的相关内容,表明国药恒瑞公司在签订协议时对此已经有所考量,故其公司主张的“重大误解”亦不能成立。综上,《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照该协议书内容执行。
二、关于赔偿责任能否与经济补偿金相互抵消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互负到期债务,该债务的标的物种类、品质相同的,任何一方可以将自己的债务与对方的债务抵销,但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合同性质不得抵销的除外。国药恒瑞公司主张劳动者应向其公司赔偿1 007 930元的损失,其公司有权从《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中约定的其公司应向劳动者支付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中扣除上述损失,劳动者对国药恒瑞公司的上述主张及相关证据的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鉴于国药恒瑞公司所主张的赔偿系不确定的债权,不符合抵销的条件,本院对国药恒瑞公司的上述主张不予支持。综上法院判令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差额一百万七千九百三十元。其后用人单位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案例来源: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
 
【东合微评】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单个案件争议标的额巨大,案情复杂审理难度大,是劳动争议案件的新特点,本案对以上两个特点均有所反应。对本案可以做如下分析:
1、  关于经济补偿金的“封顶”问题。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地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的经济补偿金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金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根据该条规定可知,法律对高收入人群的经济补偿金实行“双封顶”:最高金额封顶和最高年限封顶。本案中,劳动者离职前月平均工资为106871元,而2013年北京市职工月平均工资5793元,根据以上法律规定用人单位依法向劳动者支付86895元(5793元*3倍*5个月)即可。即使考虑到其他情况,用人单位也只需在此基础上进行适当增加即可,而增加至百万之巨,应该不是用人单位想看到的结果。
2、  关于高于法定标准的经济补偿金协议的效力问题。本案中,法官阐明,法律并不禁止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订立高于法定标准的经济补偿金的协议,故可以认定本协议合法有效。
3、  关于劳动者对用人单位造成损失与经济补偿金的抵消问题。根据《合同法》第九十九条规定,互负到期债务,而该债务标的物种类相同、品质相同的才可以相互抵消。本案中,经济补偿金是劳动者基于劳动合同关系而产生的债权,而损害赔偿是用人单位基于侵权行为而产生的债权,两者在性质上不一致,且因用人单位所主张的赔偿“系不确定的债权”,故法官认定该两项债权债务不可相互抵消。用人单位主张损害赔偿须另行起诉。
4、  关于“高管”、“高技”人员离职管理。用人单位与“高管”、“高技”人员解除劳动合同应该慎之又慎。在解除劳动合同环节,我们可以为您提供更为专业的服务。本案足以证明在没有劳动法专业律师的协助下与高管解除劳动合同的法律风险之大,用工成本支出之巨,用人单位不可不察!本案中,用人单位“先解除、后审计”的顺序本身就存在很大漏洞。另外,这份价值一百余万元的解除协议,从合同签署流程看未经人力、法务、董事会等相关部门协商、会签,而是简单的由企业的授权代表签字、直接加盖公司人事专用章后送达给劳动者,此流程不但有违反《公司法》相关法律规定之嫌,还表现出用人单位的不慎重。